他是唯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国家图书

作者:谈股论金

19日起,由国家图书馆与中国艺术研究院共同举办的“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作品展”在国家图书馆北区读者大厅举行。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图/孔夫子旧书网 莫言的那一片《红高粱》 1988年,一部叫做《红高粱》的中国电影以令人窒息的血红色调与放肆大胆的视觉意向,狠狠地冲击了一回当年的大陆观众,顺带捎回了新中国成立后的首尊柏林电影节“金熊”。可惜,只有文学圈子的人注意到,电影片头下方缀了一行字:改编自莫言同名小说《红高粱》。 2014年,另一部叫做《红高粱》的中国电视剧开播首周即收视飘红,狠狠地在电视荧屏上贩卖“民国传奇”。有趣的是,所有的人都不能忽视,电视剧片头上方郑重加注一行字:根据诺贝尔文学奖作家莫言先生《红高粱家族》改编。 一部莫言的《红高粱》,它的再度改编,印证了近20年间中国影视与中国文学间若即若离的暧昧联姻。 当1986年第三期《人民文学》刊发莫言的一部中篇小说时,莫言不会预料,他的这部中篇将成为后人重写当代文学史无法绕过的经典;他更无从知晓,因为一个当时只有36岁的摄影师对于这部作品的浓厚兴趣,他与他的《红高粱》将永远地与中国电影史上某个伟大的坐标捆在了一起。 1200元到1000万的跨越 1986年,《人民文学》上发表了莫言的《红高粱》。文学评论者很快发现,这部小说的历史观很不传统、很颠覆——抗日队伍怎么能那样抗日?一些固步自封的保守作家对此非常生气。 在那个文学杂志发行量动辄上百万的年代里,在今天看来实现了“当代文学突破写作”的《红高粱》引发起争议显而易见。文学界中掀起了一阵“莫言热”,其热度不逊于莫言获得诺贝尔奖的今天。 莫言没有想到,张艺谋的出现给这股“莫言热”又添了一把柴。 同年,36岁的张艺谋读到了这部名为《红高粱》的小说,兴奋不已。当年7月,还在拍摄电影《老井》的张艺谋特地赶往北京,向莫言提出要买《红高粱》的电影版权。 据说当时已经有一些电影界人士向莫言表达了对《红高粱》的兴趣。莫言在后来多次采访中提到,他一见到张艺谋,看到他“光着一只脚,手上提着在公共汽车上被人踩断鞋带的鞋子”,就觉得他很像自己村里的生产队长,顿时产生出一种信赖感。 张艺谋顾忌说他没多少钱,莫言说没事。张又提出他要修改原作,莫言很爽快:“改吧,我又不是巴金,又不是茅盾、鲁迅。” 这个段子,在10月27日山东卫视对莫言的专访中,莫言再度提及。 交易很快达成,莫言因此得到了800元的小说版权费。作为“编剧之一”,他还拿到了1200元稿酬。 1988年,电影《红高粱》一举拿下1949年后中国电影界第一个有分量的国际大奖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张艺谋固然借了小说的光,而与张艺谋的合作无疑也对扩大莫言的影响力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红高粱》也是《收获》杂志副编审叶开读的第一部莫言小说。如今,叶开与莫言已是多年的朋友。在他看来,莫言每阶段各有一个代表性作品,其中1980年代的代表作无疑便是《红高粱》。它“颠覆了此之前‘官述历史’记忆,对当时新历史叙事模式具有筚路蓝缕之功”。 这部作品给莫言带来了第一个重要文学奖项——1987年第四届全国中篇小说奖。直到2000年之后,《红高粱家族》仍在不断获奖并入选各种刊物甄选的20世纪优秀文学榜单。 影视传播学者、西南交通大学影视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高力依旧记得第一次读到《红高粱》时难以平静,他回忆说,当时他还在中国人民大学读文艺学研究生,初读莫言小说《红高粱》如斯词句的高力,总感觉到这部小说的字里行间飘荡着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所阐释的“酒神”的精魂。 就是这样一部重要的当代作品,还差点被莫言“弄丢”。 莫言女儿管笑笑日前在参加山东卫视《笑看红高粱》的录制时,曾爆料《红高粱》最初的手稿被烧一事。 莫言说:“这是作家对自己严格的要求。因为旧的手稿总是有一些东西让人留恋,很难下决心重起炉灶。烧掉了,只好逼着自己重新开始写,重起炉灶。” 对于当年怎么也想不到会成名的莫言,自己的手稿永远也找不回来了,“谁也没想到我们这样的小作家有一天手稿还能卖钱”。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报道称此次剧版《红高粱》改编,莫言拿到了逾一千万的影视改编费。对此,他否认。 更有意思的是,同名电视剧改编自莫言小说,而莫言,已贵为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俨然,诺奖作家这个标签成为剧版《红高粱》除“周迅版九儿”外最抢眼的广告了。 《红高粱》长在莫言身上 即使在今天,很多人在提到莫言的时候,往往代之以“《红高粱》的作者”。 《红高粱》被认为是莫言所有作品中影响最大的一部,莫言坦言从目前来看应该是影响最大的。 莫言曾在一次访谈中说,因为前面有一部电影,有张艺谋的《红高粱》在前面开路。最早被翻译出去的也是这部小说,最早引起了国外汉学家注意的、国内读者注意的也是这部,后来其他作品也跟上去了。 在谈到《红高粱》这部作品的独创性时,莫言认为,将近20年过去后,他对《红高粱》仍然比较满意的地方是小说的叙述视角,过去的小说里有第一人称、第二人称、第三人称,而《红高粱》一开头就是“我奶奶”“我爷爷”,既是第一人称视角又是全知的视角。 1987年5月,在距离《红高粱》公开发表的一年后,解放军文艺出版社推出了这部小说的单行本,定名为《红高粱家族》出版发行。解放军文艺版《红高粱》成为该小说在内地的最早版本。 1987年11月,香港洪范书店出版《八十年代中国大陆小说选》,香港作家西西负责编选的第一辑就推出了莫言的《红高粱》。 之后,1995年的作家出版社版,2000年的南海出版公司版,2002年的山东文艺出版社版,2007年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版,2012年的上海文艺出版社版,成为这部小说在内地不同时期颇受欢迎的版本。 在国外,《红高粱》是被翻译成最多外国文字的中国当代作品之一。 1989年,当时只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一位新转行的、不为人所知的中文教授葛浩文,偶然间发现了一本台湾版《红高粱家族》,读过之后立刻感觉到,这本书应该有英文版。1993年,维京出版社出版了由他翻译的《红高粱》。 其时,莫言得到了让当时的人们嫉妒得不得了的版税,也由此成为中国最早走出国门的作家之一。 如今,葛浩文被中美媒体称为“莫言唯一首席接生婆”。数十年来,他已将莫言的十多部作品介绍给英语读者。有评论称,没有他把莫言的多部小说翻译成英文,莫言的影响力恐怕难以深入西方,他对莫言作品的世界影响力居功至伟。 葛浩文曾说,中国作家作品在美国书市能买过1万册的,寥寥无几,莫言和余华是其中销量最有保证的。据葛浩文估算,莫言的《红高粱》在美国应该售出超过2万册了。这个数字,反映了中国当代作家在欧美读者中的尴尬地位,却仍是中国作家中最好的销售成绩了。 另一位中文名叫做陈安娜的翻译学者,因将莫言作品译成瑞典语而为中国读者熟知。陈安娜坦承,她接触到莫言的《红高粱家族》纯属偶然。她在书店里看到了葛浩文的英文译本,觉得很不错,那时在瑞典找中文书不容易,后来她买到了中文版。因为觉得很有意思,就尝试翻译。后来她用瑞典语陆续翻译出版了《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和《生死疲劳》。 正是因为有这几部莫言重要作品的瑞典语版,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才将莫言锁定为2012年文学奖得主。 莫言在日本也拥有众多读者。他的作品在诸多外文版本中,日文版本也是最多的。早在1989年,日本翻译家井口晃就翻译出版了《红高粱》,1990年又出版了《红高粱》。 今年10月23日,莫言《红高粱家族》的爱沙尼亚语版也在爱沙尼亚的塔尔图举行了首发。 不只读者喜爱《红高粱》,莫言和他的《红高粱》还影响到很多作家。作家麦家即是其中之一。麦家说,1986年,中国内地刚开始接触拉美文学,家族叙事和魔幻主义成为文学青年心中文学创新的样板;“人的解放”,成为他们这代人新的价值观……莫言的《红高粱》在这些方面满足了一个时代的阅读期待:“原来历史还可以这样写!他以家族回忆的方式替代了民族、国家这些宏大的词汇,被称之为‘新历史主义’的开山以及代表之作。” 《红高粱》让小说家毕飞宇相信“小说家的器官原来是长在小说里的,同样,小说原来是长在小说家身上的”。《红高粱》提供的自由的姿态,毕飞宇深有感触,他认为,“在中国当代文学的进程中,我不敢说《红高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上限,上限是不存在的,可是我可以说,《红高粱》为我们给出了一个下限,这个下限的意义就在于,作家必须首先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渴望自由的人,小说是人写的,前提是你这个人必须是解放的,起码你的内心充满了解放的动机。”毕飞宇说。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图片 3

作为有史以来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莫言过去30多年共创作了11部长篇小说、20多篇中篇小说和80多篇短篇小说,著作共计百余种。国家图书馆馆藏涵盖了莫言所有文学作品的首发刊物、各种出版物和外文译本等。

距离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刚过去两个月,犹记得7年前,2012年的10月份,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是第一位摘得这项世界级大奖的中国籍作家。

此次展览采用图文介绍、书刊陈列、现场阅读、推荐文章等形式,以时间和代表作品为经纬,为观众呈现莫言独特的文学世界。读者可看到莫言发表处女作《春夜雨霏霏》的文学双月刊《莲池》、刊登《红高粱》的《人民文学》等作品的刊物影印版本,还可看到《红高粱家族》《生死疲劳》《丰乳肥臀》《蛙》等产生很大影响的作品中外文版本,以及大量国内外学者、媒体对莫言及其作品的评价。此外,国家图书馆北区中文图书区还专门为读者设立了莫言作品专架。

在获奖演说中,莫言谦逊地说:“我只是个讲故事的人。因为讲故事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祝丹妮)

颁奖词里说道,莫言复活并升华了“讲故事的人”的灵魂,凭借绘声绘色的描述和超越国界的想象力,将高密东北乡安置在了世界版图上。

但就是这样一位文学巨匠,在面对采访时,却说自己对人类精神贡献很少。

莫言说:”要说我对人类精神有什么贡献,那就是打破了作家的神秘感。“

正如莫言所说,作家并没有那么神秘,他们之所以能写出一个个打动人心,经久流传的好故事,是因为他们读过足够多的书,经历过足够丰富的事,思考过的足够深的内容。

从莫言的作品里,我们不仅可以读到世界顶级文学,还能真正读懂故事,进而学会讲故事。

01

故事灵感:

源自故乡集市上的说书人

莫言的写作道路并不平坦,他出生于山东高密农村,11岁辍学,在荒草滩里放牛放羊。那些和土地和自然亲密无间、栩栩如生的故事,大都来自于他的童年记忆。

莫言在获奖演说——《讲故事的人》中说起了记忆中故乡的说书人:

“有一段时间,集市上来了一个说书人。我偷偷地跑去听书,忘记了她分配给我的活儿。为此,母亲批评了我。晚上当她就着一盏小油灯为家人赶制棉衣时,我忍不住把白天从说书人听来的故事复述给她听。”

莫言能写出好故事,源自他喜欢听说书人的故事,喜欢看书。

即使在物资匮乏的年代,他从未放弃学习和阅读。

02

故事素材:

来自父辈经历的艰难岁月

莫言和大江健三郎先生在山东高密

在莫言的许许多多长篇小说和中短篇小说中,他都在替沉默的父亲母亲们讲述着他们的故事。

莫言喜欢从“我的父亲母亲”“我的爷爷奶奶”这样的角度来说故事,正是这样一种亲切的角度将我们和那个年代和那些人物更紧密地联接了起来。

阅读这些故事,正是我们和上一代人交流的方式。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红高粱家族》。

《红高粱家族》是莫言最负盛名的小说,也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认可的莫言代表作之一。

由它改编的电影《红高粱》,成为新时期走向世界荧幕的第一部电影。电影开头有这样一段话,在一瞬间就将观众带入了故事之中:

“我给你说说我爷爷我奶奶的这段事,这段事在我老家至今还常有人提起,日子久了,有人信,也有人不信……”

1987年电影《红高粱》拍摄时与巩俐、姜文和张艺谋

《红高粱家族》中不止有“我”的爷爷奶奶,还有莫言的邻居和乡里乡亲。那些看似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都不过来自最平凡的日常生活。

莫言说,“《红高粱家族》好像是讲述抗日战争,实际上讲的是我的那些乡亲们讲述过的民间传奇,当然还有我对美好爱情、自由生活的渴望。在我的心中,没有什么历史,只有传奇。许多在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人,其实也都是与我们一样的人。”

我们每个人的父母和祖辈,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战争、苦难和物资匮乏的艰辛岁月。同时他们也是最不善言辞,最不善表达感情的一辈人。他们是如今社会生活中沉默的大多数。

你是否仔细聆听过父母和祖辈的故事?是否想过把他们经历过的岁月通过讲故事的方式,写出来。

03

故事之路:

就在《莫言作品典藏大系》

2002年9月,莫言在旧居前

如果你喜欢故事,喜欢写作,那么阅读莫言的作品集是必不可少的。

莫言曾在采访中说:“有一个词叫不讳少作,我相信读者能从这套文集里看到一个作家的成长历程。”

莫言的作品数目浩瀚且厚重磅礴,迄今已创作出版长篇小说11部,中短篇小说100多篇,话剧、戏曲、影视剧剧作多部;另有散文集、演讲集、对话集等多部。作品被译为英、法、德、意、日、西、俄、韩、荷兰、瑞典、挪威、波兰、匈牙利、阿拉伯等五十余种语言。在世界上广泛传播。

创造了中国当代文学在海外的影响之最。

但这些作品,一直以来都没有过完整的集结,直到这套26卷本《莫言作品典藏大系》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这是最值得品鉴、收藏的文化礼品,入手即升值。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

从1981年到2019年,莫言发表出版的作品,都在这里了!

尤其是26卷中的六卷散文集、演讲集更是首次与读者见面

《会唱歌的墙》《虚伪的教育》《感谢那条秋田狗》,《讲故事的人》《我们都是被偷换的孩子》《贫富与欲望》,这六卷书用通畅易懂的语言呈现了莫言的人生智慧、阅读历程、创作心得

每一套书,都附赠一份收藏证书。

收藏证书为一证一码,均有莫言亲笔书法签名。

2019年10月9日,在北京举办的《莫言作品典藏大系》的新书发布仪式上,明星朗读者郭晓东,祖峰,陈数,谭卓,赵子琪,王斑、曹颖夫妇在现场为观众们朗诵并演绎了莫言的部分作品。

著名演员张译通过视频说:“我是莫言老师的书迷。读莫言老师的作品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阅读体验。

明星朗读者

你一定要拥有《莫言作品典藏大系》的三大理由:

1、故事之外、生活之中,逾300篇散文、演讲首次成规模出版

演讲集三卷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中,熟悉莫言作品的读者最期待的可能是这六卷散文和演讲。

其中三卷演讲集——《我们都是被偷换的孩子》《讲故事的人》《贫富与欲望》,收入莫言演讲逾100篇。

包括莫言于2012年在斯德哥尔摩领受诺贝尔文学奖期间的演讲,以及莫言展示其人生经历、创作道路、文学观念,以及他的多数重要作品——如《丰乳肥臀》《檀香刑》《四十一炮》《生死疲劳》《蛙》等长篇小说的创作缘起和所要表达的思想等的演讲。

莫言的许多演讲显示了他对文化交流、继承与创新,以及人类命运和多元文明问题的思考和探索。

散文集三卷

三卷散文集——《会唱歌的墙》《感谢那条秋田狗》《虚伪的教育》,收入莫言散文作品近200篇,这些散文涉及作家的童年趣事、故乡追忆、难以忘怀的人生感悟等,也有关于社会现象、文学、影视等观点的表达;既有阅读随笔、创作谈、为自己作品的各种中外版本撰写的前言后记,也有他为友人作品撰写的序文等。

莫言一些在网上传播甚广、读者耳熟能详的散文,如谈教育问题的文章、写陪女儿参加高考的文章、追忆童年往事的文章,还有阅读帕穆克、奥兹等世界名家名作的随笔,等等,都收入在这三卷散文集里。

2、作品收入180余幅珍贵图片及手稿,展现莫言文学历程中最真实的点点滴滴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用全彩插页的形式,首次收入了180余幅独家高清图片。

“童年时第一张照片”、“军旅时期”的纪录,“1987年,与母亲一起为电影《红高粱》剧组做饭”等莫言生活的珍贵掠影,其作品改编为影视、话剧的一些剧照等等,均收录其中。

莫言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奖项的证书和奖杯,也没有遗漏。

法国诺奖作家勒克莱齐奥在莫言的对谈中曾经说到,他非常喜爱莫言的作品。

2015年莫言邀请去他的家乡高密,看到莫言老家的一瞬间他不禁热泪盈眶,因为眼前的景象和莫言的文字生动地联系了起来。

相信读者读过莫言的作品再来看这些照片一定也会有别样的感受。

3、套装内附长达七米书法长卷及限量版精美手账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洋洋洒洒二十六卷,套装分AB两个精美礼盒包装,内附可品鉴,可收藏,入手即增值,绝不单独销售的收藏品: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A箱、B箱

套装内含书法长卷《高人颂》,莫言书法签名收藏证,及“讲故事的人”手账一本

★长达七米经折装书法长卷《高人颂》,全手工精美装帧。

莫言专门为这套典藏大系出版用毛笔书写,笔墨与情感浑然一体,读来荡气回肠;

《高人颂》出自莫言著名话剧作品《我们的荆轲》,是传奇历史人物荆轲的一段精彩独白,也是文学史上对荆轲的心理世界描写得最精辟入里、富于哲思的文字。

书法长卷《高人颂》

★精美限量版独家手账《讲故事的人》。

精制明黄与湖绿两种,随机选配装箱。手账封面采用莫言受奖演说英文版精辟段落,压凹设计;环衬采用高级木棉纸;内页印有诺贝尔文学奖证书、2020年月历,《莫言作品典藏大系》封面展示图,莫言作品手稿图片,以及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受奖演说全文等。

《讲故事的人》手帐,每套一本,颜色随机

本文由365bet网址入口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